首頁 > 新聞 > 安徽新聞 > 正文

呆蘿卜能否挺過這個寒冬?

曾獲融資6.3億元 遭遇兩次“閉店”危機

合肥晚報訊 11月23日,合肥氣溫飆升至25℃,初冬的涼意被陽光驅散,暖洋洋的氛圍包裹著整個大地。等候在云之谷財創中心一樓大廳的張軍(化名),心里卻升起一股寒意。

自22日下午呆蘿卜合肥門店出現大規模“閉店潮”以來,他被呆蘿卜拖欠的20萬元貨款也沒了下文,還有兩個月就要過年,要不回貨款就沒辦法向員工交代,張軍焦躁地抓了抓頭發,點了根煙,繼續向周圍人打聽消息。

雖然已經在呆蘿卜接待處登記了欠款金額,但這筆錢啥時候能到賬,張軍心里也沒底,眼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守在大廳,和蜂擁而來登記索款的供應商、消費者一起向公司總部討要個說法。

令人振奮的消息很快傳來。下午,呆蘿卜管理層代表吳世保出面回應公司“閉店”危機系擴張過快而融資步伐沒能同步跟進。16:19,合肥經開區官方微博發聲稱已成立專項工作組,依法展開調查。19:23,呆蘿卜微信公眾號發布公告,稱正在積極籌措資金妥善解決各類問題,爭取早日恢復運營。

這幾則消息給張軍和呆蘿卜背后的消費者、供應商、合伙人吃了一顆“定心丸”,大家開始逐步撤離呆蘿卜總部的一樓大廳。不過這家曾獲融資6.3億元的生鮮行業翹楚能否渡過難關?未來又將何去何從?張軍和其他維權者們還站在觀望的十字路口。

供應商:“閉店潮”讓人慌了神 排隊登記拖欠貨款

11月22日,呆蘿卜合肥多家門店突然不約而同選擇了“閉門謝客”,上千位消費者“取菜無門”、“余額難退”。他們中充值余額少則幾十元,多則數千元,一時之間,“呆蘿卜關門”的消息在網上炸開了鍋。

身為供應商的張軍就是在網上看到了消息。他經營著一家商貿公司,2018年,開始給呆蘿卜合肥門店提供食品飲料。每周結算貨款,張軍覺得呆蘿卜算是個不錯的合作伙伴。良好的伙伴關系沒能維持多久,2019年,周結貨款變成了月結貨款,資金到賬慢,張軍覺得有些不對勁,暫停了半年的供應關系。

今年7月份,呆蘿卜宣布完成6.3億元A輪系列融資,張軍對這段合作關系又有了信心,恢復了供應。不過這次貨款的結算周期反而更長,改為這個月結算上個月的貨款。張軍沒放在心上,直到門店關閉,張軍才意識到,對方已經有2個月沒有按時清算,欠款金額高達20萬元。

23日早上,張軍和朋友趕到呆蘿卜合肥總部討要貨款,發現對方早已人去樓空,只在一樓大廳設置了一個簡易的接待處,由一名工作人員負責來訪消費者、供應商、合伙人的登記。張軍擠到人群中,拿到了一張供應商登記表,填寫完單位名稱和供貨金額后,他發現表格的前面已經寫滿了24位供應商的名字,最高欠款金額達150萬元。

“錢什么時候能到賬?”張軍向這名負責接待的女性行政人員發問,對方只回復稱是總部授意她在一樓接待登記,具體的貨款金額什么時候到賬,她也不太清楚。“那你這登記有什么用?”張軍感到有些不滿,但還是填寫了聯系方式和姓名,在他看來,或許登記是個好的開端。

合伙人:人去樓空工資成泡影 重新振作才是雙贏

和張軍不同,劉霞(化名)填寫的是一張合伙人登記表。她是瑤海區一家門店的負責人,2019年5月份,劉霞在繳納15.6萬元的加盟費后,成為呆蘿卜門店的合伙人。

當時呆蘿卜給出的宣傳方案是,合伙人出資15.6萬元,15萬元是門店的固定資產押金,6000元是每月500元的房租成本。合伙人享受店面營業額的分紅,但要承擔門店員工工資和管理工作。顧客所有的結算都在線上完成,每個月的分紅會以工資的形式打入到劉霞的銀行卡內。

今年8月,呆蘿卜合肥部分門店遭遇關店危機,劉霞的心里也一度有些不安,但很快,公司接踵而來的各種喜訊就沖淡了劉霞的擔憂。“呆蘿卜95%打開率居生鮮行業第一”、“呆蘿卜上榜胡潤中國潛力獨角獸榜單”……另外靠著長期維持的優惠菜價,劉霞店內的生意一直不錯。

今年10月,劉霞發現曾經承諾的營業分紅一直沒有到賬,等待了一個月后,劉霞等來了公司暫停營業的通知。“現在店員的工資還沒結,除卻加盟費,還有兩個月的營業分成。”劉霞有些焦急,她前往云之谷財創中心21樓查看了呆蘿卜總部安徽菜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辦公樓,發現公司早已人去樓空,只留下滿地狼藉。

僅有的兩名駐點看管人員告訴她,公司正在積極調整,不久即將恢復辦公。劉霞有些半信半疑,但還是希望公司能夠早日振作起來,渡過難關。“誰也不想看到今天這一幕,公司恢復正常,我們這些合伙人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

 談原因:擴張過快融資步伐沒能跟進

越來越多和張軍、劉霞一樣的人聚集到了一起,23日,云之谷財創中心一樓大廳仿佛成了熱鬧的菜市場,大家討論著,質疑著,惋惜著,商量著,嘈雜而擁擠。為避免秩序失控,街道工作人員和警察一直在場維持秩序。

下午,呆蘿卜集團合伙人李世保趕到了現場,他表示,呆蘿卜所開創的社區生鮮模式就方便性和先進性而言在國內處于領先地位,業界也有不少企業在模仿呆蘿卜的運營模式,這次之所以出現危機是因為擴張過快,布點過密,融資步伐沒跟上所致。未來呆蘿卜還打算繼續營業,但具體營業時間尚未定。

受此次事件的影響,合肥經開區官方微博也在當天16:19發布情況通報,通報中稱,針對近日安徽菜菜電子商務公司(呆蘿卜)因經營不善、資金緊張,引發部分債權人聚集維權這一事件,合肥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管委會高度重視,迅速成立專項工作組,相關職能部門依法展開調查,同時責令該公司對債權人的訴求,積極回應,妥善予以解決。

19:23,呆蘿卜微信公眾號發布公告,稱危機事件主要是由擴張過快而融資步伐沒能跟進以及信息不對稱所致,目前正在積極妥善處理當前出現的各類問題,相關進展情況將通過呆蘿卜APP每周予以公示。

答疑惑:社區生鮮電商潛力股何以突然“短路”?

作為生鮮零售行業中的潛力股,公開資料顯示,呆蘿卜隸屬于安徽菜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李陽,注冊資金500萬元。呆蘿卜微信公眾號顯示, 2019年7月13日,呆蘿卜已完成6.3億人民幣A輪系列融資,本輪風險投資由高瓴資本、晨興資本領投,XVC跟投。

從融資來看,呆蘿卜按理說應是家底豐厚。但為何會導致資金鏈斷裂的現象發生呢?安徽大學社會學系王云飛副教授也給出了自己的分析。

“從其門店拓展的模式來說,或許也能夠看出些資金緊張背后的端倪。”王云飛表示,呆蘿卜采用的是合伙人的模式拓展門店,成為呆蘿卜的合伙人,只需承擔人力和管理成本,而裝修、設施、設備均由呆蘿卜提供。在這樣的模式下,雖然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個體戶創業的成本,這也對于呆蘿卜現金流有很高的要求。

從2016年6月,第一家呆蘿卜門店“習友路店”開業,截至2019年11月,短短三年的時間,呆蘿卜門店數量早已超過1000家。如此快的開店速度很大程度的考驗了資金鏈。

另外,根據呆蘿卜披露的信息,呆蘿卜的菜價平均比菜市場便宜20%。而業內人士分析,對于生鮮領域而言,如果按照行業內標準計算:生產損耗費用10%—15%,物料包材費費用1.5%-2%,配送費3%-5%,綜合費用率在14.5%-22%之間。生鮮領域20%左右的毛利潤,并不能覆蓋生鮮的運營成本,更別說后臺費用以及合伙人的銷售額分成。

“這種虧本的生意不會長久。”王云飛認為,等完成一定的資本積累后,肯定會摒棄這種模式。“既然呆蘿卜被大多數消費者所認可,說明社區生鮮還是有一定的發展前景,一旦解決完融資的難題,公司也應當轉變思路,解決瓶頸難題。”

觀未來:危機后能否挺過難關?

11月24日,一場降溫來襲,預示著寒冬的降臨,張軍仍在等待被拖欠的20萬元貨款。“我們也希望它能渡過難關,順利支付貨款,但后期要不要再繼續合作,我還要仔細斟酌。”就像張軍所說的,很多供應商和消費者雖然滿懷期待呆蘿卜東山再起,但卻又不得不正視其運營模式背后的危機。

24日9:43,呆蘿卜微信公眾號發布一篇《眾志成城,保衛蘿卜》消息,稱不少門店仍在堅守,門店合伙人自發組織拉起“力挺呆蘿卜,共渡難關”的橫幅,并且超百家供應商仍愿意復工,數以萬計的消費者在網絡上為呆蘿卜發聲,員工更是士氣高漲,積極奔走。企業面臨的經濟危機似乎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然而對于部分消費者而言,兩次閉店危機已經難以支撐自己繼續成為忠實的“蘿卜粉”,“雖然很方便,但即使再買也不會再充那么多錢了!”卡內余額還剩7700多元的蘇女士坦言,在沒挽回損失前,自己仍處于觀望中。在這樣的認知下,即使起死回生的呆蘿卜還能挺過這個寒冬嗎?

截至24日下午3時記者發稿前,呆蘿卜APP仍處于暫停運營中。

(合肥晚報ZAKER合肥記者 衛曉敏)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加入我們 | 版權聲明 | 手機訪問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傳部主辦 滁州日報社承辦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報社 版權所有
皖網宣備3412015001號 皖ICP備11004325號-1 熱線電話:0550-3022685
安卓通用版麻将作弊器